分類 中醫中藥
標題   截癱與指癱-截癱的中醫治療及神經再生 (八)
關鍵字 截癱/截癱方/神經再生/脊髓損傷/指癱
發表日期 2019-01-18
作者 程維德中醫師
服務診所 程維德中醫診所
內容  

截癱與指癱-截癱的中醫治療及神經再生 (八) 截癱的中醫治療 中醫在傷科治療,外傷皮肉部分古代也用桑白皮做線來縫合傷口,骨折部分在復位後就是固定,《傷科大成》中有一段論述[12]「凡斷臂與斷膊,斷腿與斷胻,治分上下,器具照形體變化。有筋全斷者,則縮於肉堙A無用巧能接之理。若斷而未全斷者,外敷續筋藥,內服壯筋養血藥。」這段話已經將中醫在清朝之前對傷科的治療講述得很清楚,文中所謂「筋斷」者指的是、肌肉、肌腱,但也包含了現代的神經與血管,血管最重要是止血,古代並無縫合血管的記載,至於神經是現代顯微手術後才有所謂的神經縫合,故清朝趙濂醫師只用「筋全斷者,則縮於肉堙A無用巧能接之理。」就以形容出當代醫療的程度,無用巧能接也是1970年以後顯微外科開始漸漸發達後才克服這個問題。否則就算皮肉縫合復原之後,肢體仍然是空有其表,無法應用,這與雜病心法中的中風後「體傷不仁與不用」是相同的[13],一個是中樞神經損害的問題,另一個是周邊神經損害的問題。「不仁」講的是麻木不仁,古人對於感覺神經及本體感神經損傷後的敘述。「不用」則是對運動神經而言,就是不能使用、無法使用。因此肢體神經損害的中後期,仍有疼痛時可歸在中醫的「痺症」,這可能是神經未全部切斷的表現。而時間久了以後神經無法傳到到肢體末端,或神經是完全切斷,造成原本控制肢體肌肉的萎縮,在中醫則歸於「痿症」,即神經的痿症。若在損傷脊髓中樞神經即是「截癱」,在周邊神經屬於「神經癱」、「神經痿」,或是臂癱、腿癱、肘癱、膝癱、指癱、趾癱等等,視其肢體的局部而命名而已,也可將「癱」改成「痿」,成為膝痿、指痿等等,意義都是一樣的。所以神經外傷造成的神經痿在急性期時是瘀熱症兼有水蓄,以乳沒四物湯加黃芩、黃連、黃柏、蒼朮、茯苓、澤瀉,或再加麻黃、地龍等。現在來中醫診所求診的患者大部分是急性期已過,甚至都是肢體無法使用或使用不利,此時已經屬於氣虛、陽虛兼有血瘀之證,當以補中益氣湯或歸耆建中湯或聖愈湯或補陽還五湯等,方中加入乾薑、附子、肉桂、黃芩為主的方劑[14]。 至於截癱、四肢癱部分古人雖有「半肢風」紀載,雖有方劑但對於真正的脊髓損傷引起並無完整的醫療紀錄,高位頸椎截癱無呼吸器應該都是立即死亡,高位截癱胸椎T2以上以古人的醫療應該也無法照料,低位截癱胸椎T3以下的不完全截癱,或腰椎L2以下的截癱是比較有機會存活,雖有馬尾症候群,但只是二便失禁的照料問題,或更下已經出了腰薦椎後在肢體的周邊神經通常只是癱瘓問題,但如果失血不嚴重,病人就注定肢癱過一生,因為神經斷後縮於肉體「無用巧能接」,除非周邊神經是不完全的損傷才有機會慢慢地復原走出單肢癱的陰影。 這個情形在李政育醫師努力下改觀了,在1997 年於臺北市86 年度中醫藥學術暨臨床病例研討會發表,與三總神經外科主任林欣榮醫師合作,成功地治療十八位截癱病例報告。截癱中樞神經再生被美國《Science》評為1997年十大科學成就之一。李醫師在截癱最主要的貢獻是突破世界腦與脊髓神經醫學的極限與困境,由臨床建立一個事實,即大腦和脊髓神經細胞,因損傷而壞死者,仍然可以再生,自行修補,恢復正常傳導、指揮、控制、行動的功能。並取得美國及台灣的截癱及腦神經再生專利等。李醫師將截癱的原因分四大類:[6] 1. 感染性截癱:如小兒麻痹、結核性脊髓神經炎或膿瘍、感冒病毒感染、梅毒等等。 2. 創傷性截癱:如脊椎關節移位、脫臼、壓迫性骨折、脊椎椎間盤脫垂壓迫、橫斷面的脊椎神經挫傷、創傷性血腫或囊腫壓迫等等。 3. 脊髓神經細胞分化過程異常突變性截癱:如脊髓神經纖維瘤、多發性硬化症、脊髓神經空洞與萎縮、脊髓梗塞症、脊髓血管瘤及動靜脈瘤破裂、運動神經元疾病、脊髓管腔狹窄症等等。 4. 繼發性截癱:如手術、放射線照射後遺、抗癌或其他化學針劑的神經傷害、主動脈剝離引發脊髓神經灌注不良的缺氧性截癱、心臟手術引起脊髓神經缺氧性截癱、惡性腫瘤轉移等等。

截癱治療中神經的反射症狀 李醫師治療截癱二十多年所觀察累積的經驗,清楚描述截癱患者在接受中醫治療中的症狀反應,非常具有臨床診療的意義,可作為同道在治療時患者反映的參考,若無事前告知有些患者經常會因為反射激烈而中斷治療。簡略可分為九項:發燒與發冷、反射與筋攣、知覺(尤其痛覺)、束緊感、排尿、大便、吞嚥、繩束感、性功能等。

神經再生的理論依據[6] 歸納西方醫學神經內、外科、復健科對截癱的治療,若因創傷引起者採外科固定。對血腫、囊腫、管腔狹窄、腫瘤者採手術切除,不能切除者,採放療、化療;能擴瘡者,以擴瘡術或引流,並注射類固醇、抗生素。但其困境即無法令神經細胞再生,只能在急性期後輔以復健治療,靜待受損的神經自行修復。而李醫師治療截癱,乃根據「神經再生」的理論,其主要論據有兩點: 1. 受損的神經並非都失去了修復能力,而是因代謝廢物阻礙了神經軸突的傳導,影響其修復能力,所以只要溶掉這些障礙物,神經仍可再生。 2. 神經一旦受損後,人體會自動發展「側枝循環」,彌補原有功能。然而西醫使用的許多消炎鎮痛藥物,可能抑制側枝循環的發展,使神經的修復變得困難。 李醫師基於上述兩種論述,強調若將阻礙神經修復的因素去除,就能使神經細胞得以主動修復,恢復行使正常功能。臨床上須分急性期、慢性期,使用不同方劑,患病部位嚴禁推拿、按摩、針灸等,以免觸動受損的神經,反致病況加重。

截癱的急性期(3 天內至7 天內)[6] 截癱發生的急性期階段,包括尚無西醫介入治療,以及經過神經外科手術脊椎固定等處置。治療原則清熱解毒、活血化瘀、通經活絡。截癱急性期階段,若能積極由中醫介入治療,則可大大縮短療程。截癱治療依上述分型處方有所不同: 1. 病毒引起:可用大青龍湯合併黃連解毒湯,加上乳香、沒藥、牛膝、地龍、杜仲、銀花、青蒿等。 2. 創傷造成:可用乳沒四物湯加桃仁、紅花、黃芩、麻黃、地龍、牛膝、杜仲等。 3. 細胞分化突變所致:可用脊髓梗塞症為例,可以大柴胡湯合併補陽還五湯,再加乳香、沒藥、牛膝、地龍、生杜仲、麻黃等。 4. 繼發性原因引起的缺血性截癱:因手術等,可以補陽還五湯,加大黃、朴硝、麻黃、牛膝、地龍等。

慢性期的截癱 近急性期與長期慢性期。前者通常指已經過了急性期,可延長到半年或一年;近急性期後則屬長期慢性期,兩期均屬氣虛、血虛、陽虛、寒瘀證,所差別在於近急性期,神經肌肉尚未萎縮,神經熱仍持續發生,肌陣攣依然亢進,此為神經系統不放棄地勉強奮鬥,無奈因醫者屢施以抑制;最後進入長期慢性期,神經肌肉均見萎縮。在慢性期的截癱治療依中醫辨證論治,分別以補表陽、氣血兩虛兼陽虛、腎陽虛、活血化瘀、通竅等法來治療,慢性期在臨床也要考慮久病入腎,病程進入腎陽虛兼寒瘀階段。故分型如下:[6] 1. 表陽虛兼寒瘀證,使用地龍散加方,即截癱一號方。 2. 氣血兩虛、陽虛兼寒瘀證,使用十全大補湯加方,即截癱二號方。 3. 腎陽虛兼寒瘀證,使用右歸飲加方,即截癱三號方。 4. 慢性期也可用簡易區別截癱方的使用,損傷在胸椎12 椎以上,處以截癱二號方。損傷在胸椎12 椎以下,處以截癱三號方。治療一段長時間,療效無法進展時,可將二方互換使用。若使用一段長時間,療效又無法再進展,改為補陽還五湯,或乳沒四物湯加方,並再加入薑、附、桂。 類固醇:截癱一旦使用類固醇治療,無論是否經過手術,都會進入「陽虛」階段,所使用的藥物與未使用類固醇者完全不同;類固醇雖可抑制神經的發炎水腫,但也會影響神經傳導,使神經更不易自行修復,所以在使用中藥治療時必須作調整。故在截癱慢性期的治療用方,必須以大補陽法合寒瘀致病的方法來進行治療。  

感謝 感謝程維德中醫師投稿本網站,
轉載請取得原作者同意。
  點閱數 551

我要發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