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中醫中藥
標題   大腸激燥症(irritable bowel syndrome)I.B.S.
關鍵字
發表日期 2019-01-02
作者 鄭振鴻中醫師
服務診所 鄭振鴻中醫診所
內容  

 壹、 前言 I.B.S.是功能性胃腸道疾病臨床最常見的腸胃疾病,以腹痛或腹部不適伴排便習慣改變為特徵,是一種慢性或反覆發作的胃腸功能紊亂性疾病,在消化道症狀病人中,本病佔50-70%,35歲以前佔半數以上,I.B.S.典型症狀女性多於男性,男女發生比率1:1.57。 中醫無I.B.S.之病名,屬於腸郁,散見中醫學“腹痛、泄瀉、便秘”等文獻中。 貳、 病因病機 一、 西醫 (一) 發生原因:病因尚不明確,目前認為有下列因素有關: 1. 精神因素:精神刺激,引起胃腸運動和分泌功能失常。 2. 刺激反應因素:可影響神經、內分泌和自主神經系統,導致胃腸運動和分泌功能變化。 3. 感染因素:胃腸道感染如細菌性痢疾、阿米巴痢疾、血吸蟲、蛔蟲患者,原發病治癒後,發生I.B.S.症狀,可能為感染發炎改變了腸道對各種刺激反應的能力。 4. 腸胃刺激因素:某些刺激物多次作用於腸道時,改變腸道的感覺運動,功能以及對刺激的敏感性而使腸道產生易激性。 5. 飲食、麥類、穀類、奶製品、果糖等常誘發或加重I.B.S.症狀,可能與食物種類影響腸道菌群如厭氧菌與需氧菌比例失調有關。 二、 中醫 腸胃虛弱是本病的病理基礎,病機主要在肝脾氣機不暢運化失常,病位在腸與脾、胃、肝、腎關係密切病因。 (一) 內傷情志:鬱怒傷肝,肝失疏泄,氣滯不通,思慮傷脾,脾虛失運,水濕內阻,腹脹腸鳴,大便不暢。 (二) 外感寒濕:感受寒濕之邪,由表入堙A侵及脾胃,脾失升降,氣滯不通,腹部脹痛,大便秘結,或腹脹不爽。 (三) 調養不當:飲食不節,勞倦過度,或過服苦寒燥烈傷胃之品,損傷脾胃之氣,通降功能失常,水反為濕、穀,反為滯,內蘊於腸,氣機不暢,腹脹痞滿,便秘不暢。 (四) 稟賦不足:先天稟賦不足,脾虛則氣血化源不足,腎氣失充,腎氣益虛,水濕內蘊,而為腹部脹滿冷痛,大便秘或泄瀉不爽。此病早期除先天稟賦不足屬虛證外,大多數發生於青壯年,多屬實證。女性多始於鬱怒傷肝,肝郁氣滯,男性多因寒濕或飲食勞倦,損傷脾胃,繼則正氣漸虧,病久則腸道津虧,脾胃虛弱。 參、 診斷 一、 迄今I.B.S.沒有嚴格實用敏感特異的診斷標準,但1988年羅馬會議提出羅馬標準是根據症狀制定。 (一) 腹痛可在便後緩解,或伴有大便次數性狀改變。 (二) 具有下列二項或二項以上排便方面的異常。 1. 大便次數改便。 2. 大便性狀改變(乾、稀、水樣)。 3. 排便過程改變(便急、窘迫、排便不盡感)。 4. 黏液便。 二、 中心證候 (一) 腹痛:I.B.S.最常見的症狀,常在餐後及便前是陣發性左、中、右下腹或左上腹絞痛或脹痛,一次數分鐘或數小時,部分排便後緩解。 (二) 排便習慣及大便性狀改變:便秘、腹瀉及便秘與腹瀉交替。 1. 便秘在病程早期緩慢漸進,甚至1-2週排便一次,便乾如羊屎或細條狀。 2. 腹瀉每日少於5次,多呈稀糊狀,或大量黏液便,最後為稀水樣便,少數為糞便夾雜不消化食物殘渣。 3. 便秘與腹瀉交替:可能醫源性,藥源性及不同誘因所致,其交替頻率及病程因人而異。 肆、 辨證分型及治療 一、 肝鬱脾虛證:多見於女性患者 主證:1.情緒緊張或抑鬱惱怒時腹痛、泄瀉加重。2.大便溏而不爽,或時溏時乾,或腹瀉樣便,便後仍有堅脹感。3.胃納減少或食慾差。4.脘腹隱痛,食後腹脹。5.胸脅或少腹脹悶。6.煩躁易怒,失眠多夢。 次證:1.噯氣、吞酸。2.口苦咽乾。3.神疲懶言,體倦乏力。4.便後痛減。5.舌淡紅或淡胖有齒痕,舌苔薄白或薄黃。6.脈弦緩。 病機:肝失疏泄,脾虛失運 治法:疏肝健脾。 方藥:痛瀉藥方加味。 臨證事宜:本證與情緒抑鬱有密切關係,服藥同時必須輔以心理疏導,令患者心情暢快方能收效。不宜過用淡滲利濕及過分燥烈之品。 二、 肝腸氣滯證:多見於發病早期患者。 主證:1.腹痛作瀉,排便費力,肛門氣墜,或堅澀不暢,便後便意未盡。2.腹部脹痛。3.病情與情緒密切相關。4.脈弦。 次證:1.肋脅脹痛。2.噯氣頻作。3.腸鳴矢氣。4.口苦咽乾。5.舌淡紅,苔薄白。 病機:肝氣不疏,腸道氣滯。 治法:理氣寬腸。 方藥:柴胡厚朴湯。 臨證事宜:因與情志不暢有關,要注意情志調節,便秘雖通,不宜徑用大黃,宜多吃纖維豐富食物。 三、 腸道津虧證:多見病程日久老年患者、發燒後病人、傳染性。 主證:1.大便乾燥如羊屎,多日不便。2.腹脹作痛。3.便前少腹可觸及條狀包塊。 次證:1.口渴。2.舌乾少津。3.脈澀。 病機:腸道津虧,無水行舟。 治法:潤腸通便。 方藥:一貫煎加減。 臨證事宜:津虧便乾,滋陰為主,苦寒瀉藥不宜多用、久用,囑病人多吃水果。 四、 濕熱阻滯證:多見飲食不節,嗜食肥甘厚味,飲酒、抽菸之人。 主證:1.久瀉不爽。2.腹脹腸鳴。3.嘔惡納呆。4.舌紅、苔黃膩。 次證:1.肢體困重。2.口渴思飲。3.脈弦滑。 病機:濕熱阻滯,氣機不暢。 治法:燥濕清熱。 方藥:半夏瀉心湯加減。 臨證事宜:為邪惡之證,濕性黏滯,與熱邪膠結,易耗正氣,對苦寒、溫燥的比重要酌情調整。 五、 寒濕困脾證:多見久居寒冷、潮濕之地。 主證:1.脘腹脹悶。2.腹痛便溏。3.舌淡胖,苔白膩。4.脈濡緩。 次證:1.口膩納呆。2.泛惡欲嘔。3.口淡不渴。4.頭身困重。5.體胖。 病機:寒濕內盛,困阻脾陽。 治法:溫中除濕及過食生冷油膩食品之人。 方藥:平胃散加味。 臨證事宜:本證與寒冷潮濕環境有關,服藥同時須注意防止寒冷侵襲。 六、 脾氣虛弱證:多見於稟賦不足或勞倦思慮之人。 主證:1.舌質淡,舌體胖或有齒印,苔薄白。2.脈細弱。3.體倦乏力。4.神疲懶言。5.胃納減少或食慾差。6.大便不正常(溏、爛,先硬後溏,時溏時硬)。7.食後腹脹,或午後腹脹。 次證:1.口淡不渴,喜熱飲。2.口泛清涎。3.腹痛綿綿,或喜按喜暖,或得食則減,或遇勞則發。4.惡心嘔吐。5.脘悶腸鳴。6.消瘦或虛胖。7.面色萎黃,唇淡。8.失眠不寐。9.排便無力。10.白帶清稀,小便清長。 病機:脾氣虛弱,運化無權。 治法:補脾益氣。 方藥:參苓白朮散。 臨證事宜:用補益屬正治,但注意補而不滯,適當佐以行氣開胃之品。 七、 脾腎陽虛證:多見稟賦不足,且久病體虛之人。 主證:1.腹部冷痛。2.久泄久痢,或完穀不化。3.畏冷肢涼。4.舌淡胖,苔白滑。 次證:1.面色晃白。2.腰酸,膝軟。3.脈沉遲無力。 病機:脾腎陽氣窺虛,虛寒內生。 治法:溫補脾胃。 方藥:四神丸化裁。 臨證事宜:補陽時要注意“陰中求陽”,在補陰的基礎上補陽,尤其陽虛陰亦不足者,虛陰陽雙補。 伍、 結語 I.B.S.經過治療,大多數可治癒,但本病容易復發,通常遇到精神刺激、心情不暢、工作勞累、生活緊張、家庭變故或飲食不節,會使症狀重現,故治療時期同時加強精神意志磨練,保持樂觀,積極向上心情,注意飲食調養,可減少復發。

感謝 感謝鄭振鴻中醫師投稿本網站,
轉載請取得原作者同意。
  點閱數 189

我要發表文章